成人世界是个荒唐的玩笑

助产士把奥斯卡的双脚拎起的一瞬间,整个世界都颠倒过来了,在一片嘈杂中,这个小家伙看到了同时进来的两个父亲———母亲阿格内斯和她的表弟布朗斯基深深相爱,但由于近亲不能结婚,只好嫁给商人阿尔弗莱德。谁是奥斯卡真正的父亲,也许只有他的母亲才知道。

在伦勃朗式的田野风景以及典型的德国街道、人员吵闹的家庭背景下,影片《铁皮鼓》通过一个心理受过严重创伤不愿长大的孩子的视角,展现了一个夸张和丑陋的成人世界。小奥斯卡3岁时目睹母亲和舅舅的私情,决心拒绝长大,他从楼梯上跳下来,于是永远停留在了3岁时的高度。

影片中,奥斯卡是个带有讽刺意味的人物:他会尖叫,他的抗议声能把玻璃震碎;他爱捣乱,能把纳粹集会上的进行曲变成圆舞曲;他是个艺术家,在二战前线侏儒演出团中他是个出色的魔术师;他又是个情种,与玛丽亚通奸,还和雷吉那同床;他是个叛徒,出卖了母亲的情人,最后又害死了父亲。他干了不少蠢事,但也很有天才,奥斯卡就像鲁迅作品中的阿Q一样,在无奈的世界中也有着无奈的天性。

《铁皮鼓》是根据德国作家君特·格拉斯的同名小说改编的。格拉斯凭这部作品拿了诺贝尔文学奖,而本片导演沃尔克·施隆多夫则延续了原作荒诞、讽刺的基调,对布景、道具、场面、寓意、象征等方面的精彩运用,赋予了影片以深刻内涵,也为现代电影提供了新的视点和思考方式。为此本片与《现代启示录》一起获得1979年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,并在1980年获奥斯卡最佳外语影片。

作为德国新电影的重要导演之一,施隆多夫是一个“在所有导演中最具现代电影语言表现手段的人”。但更重要的是,对二战前后德意志民族的精神状态的反思,惟有德国人自己的才会更加彻底。

如同小说一样,电影《铁皮鼓》在“反思”这一层面做得非常用心,忠实地保留了小说的怪诞的风格,通过“满纸荒唐言”,强有力地再现了人们当时的那种病态的狂热与偏执。在貌似呆小症患者的奥斯卡眼中,成人世界是个荒唐的玩笑,是种无知者的游戏。而铁皮鼓这一道具在影片中更是起着重要作用,它是奥斯卡阻挡“成人世界”的利器,和奥斯卡能用尖叫击碎玻璃的特异功能一样,蕴含着颠覆丑陋现实的意义,也让他成为一个可以逃避历史责任和危险的罪恶年代的目击者,一个拒绝和成年人游戏的局外人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